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梦想之都】(159-160) 作者:ray1628
【梦想之都】(159-160) 作者:ray1628
字数:10391


           Chapter159火红

  自从在医院那垫付了陈亮的医药费后,郭玄光已经好一些时间没看见他和司晴了。药费对于郭玄光来说也不当做一回事,权作帮助朋友而已。每当郭玄光想起这事的时候,他就不忍暗自偷笑,还担心不知陈亮那命根子还能活不能活了。
  说曹操曹操就到,郭玄光这天下午刚从魅力之夜出来居然重遇了陈亮。他马上热情地上去打招呼:「嗨,很久没见了。怎么样?伤都好了吗?」

  陈亮神色显然有些尴尬,看到郭玄光的时候有些想回避的意思。不过郭玄光眨眼来到跟前,让陈亮不得不回应:「哦,我、我没什么事了……」

  不知是不是因为还欠着郭玄光上次医药费的事,陈亮的表情十分僵硬,像是和郭玄光只是萍水相逢的样子。

  其实郭玄光早就忘了医院那事,只是惦记着陈亮的伤势。他心里早就当陈亮是朋友了,满脸笑容地说:「怎么那么巧,在这地方也能碰上?你没什么事吧,走,我们找个地方喝两杯聊聊!」

  以前的郭玄光就只和郭晓成谈得来,其他人他是说不上几句话的。不过自从兜里鼓了以后,他说话的口吻也有些变了。可能郭玄光自己还没察觉,但是他的语气多多少少也和郭晓城有些相似了。

  陈亮经历过上次的伤害以后,心里对魅力之夜是愤恨不已,他恨不得这俱乐部从世界上消失。如果不是为了司晴,陈亮是怎么都不肯在出现在这里的。
  郭玄光看见陈亮那支支吾吾的样子,心里也知趣。正当他转身离开的时候,眼角的余光突然发现司晴的身影就在远处的员工出入口那。只见司晴穿着一条紫色的格子吊带裙,脚上的黑丝和高跟鞋和衣服搭配得是刚刚好,整个人看起来端得是娇艳无比。

  郭玄光不禁想:「哟,之前的打扮还是个学生的样子的呀,现在打扮起来还真的是蛮漂亮的。」没等他回过头来和陈亮说话,陈亮的身影已经从身旁飞奔而去。郭玄光挪了两步想离开,犹豫了一下就留在原地看看怎么一回事。

  「你别老是烦着我行不,我跟你说了,我们就是普通朋友,你不用整天好像是哈巴狗一样摇头晃脑地在我跟前。」

  「你……你怎么这样说,我……我也是为你着想……你真的不要太过沉迷了……你看你现在,隔三差五地过来这里,你要记得这只是part—time而已。」

  郭玄光得知司晴居然在魅力之夜工作真的是吃了一惊,他怎么也想不到和这两人的缘分竟然会如此连绵不断。司晴平时看起来就是那种循规蹈矩的人,哪敢做什么大胆的事,就只会欺负一下陈亮而已。郭玄光没有再继续听两人的对话,转身就进入俱乐部像看看最近的员工数据以证实司晴是否真的是魅力之夜的一员。
  「你管我,我自己干什么自己清楚,你不用装什么好人。说起来我好像还要谢谢你呢,没你我怎么能找到这份工作。」

  「你听我说,这魅力之夜不是、不是……那么……好混的!」

  司晴的表情很不耐烦,皱着眉头道:「好了,够了,你还有完没完啊?得了,今天我们就说清楚,以后不用再麻烦,反正也快毕业,我看着你就觉得讨厌。」
  陈亮听见司晴如此说,心里也急了,拉住司晴的手臂道:「什么说清楚,我们不一向都是那样吗,有什么需要说清楚的?难道毕业就能影响我们两人的关系吗?」

  司晴甩开陈亮的手往后退了两步道:「当然不影响,告诉你,我和你没关系!
  总之以后我的事你甭管,你也不用影子似的跟着我。你看你那衰样,像个男人不?

  一点用都没有,像只小狗似的!「

  「像个男人不?」陈亮的脑袋「哄」地一声巨响,额头上的青筋暴起,整个人都好像在发抖。他想起这几年的生活,想起最近发生的事情,他实在接受不了司晴的话,突然冲向前双手紧紧箍着司晴双手道:「我都是为了你,我都是为了你,你难道不知道吗?」

  司晴看到陈亮那激动的样子吃了一惊,又往后退了两步想甩开陈亮。谁料这次陈亮是毫不相让,死死地跟住了司晴。司晴近距离看着陈亮那瞪大了的眼珠子不禁觉得有些恐怖,颤声道:「你、你干什么,快、快放手啊!」

  陈亮那肯放手,大叫着道:「怎么会没有关系,我怎么不是男人,你说!你说!」陈亮越说越激动,慢慢地将司晴推到了一边的墙上。司晴无路可退,心里更是害怕,顿时失了方寸不知如何是好。

  「我为什么不是男人?我怎么可能不是男人?」陈亮那眼珠子好像要冲出眼眶的样子,不断地重复这几句话。他用手按着司晴的双肩,好像要把司晴按入墙里面的样子。

  吃痛的司晴脸上的肌肉也变得扭曲,徒劳地想用双手把陈亮推开。司晴从未见过陈亮这个样子,这个样子使她觉得惊讶、陌生,当然还有就是恐惧。当陈亮手上的力度越来越大的时候,惶恐不已的司晴似乎激发了本能的意识,抬起膝盖就用力地顶向陈亮的裆部。

  两个蛋蛋随便捏一下都有很强的刺激,被用力地一顶后当然是有苦难言了。
  陈亮脑子里刹那间想起里那晚在俱乐部里的事情,虽然这次的痛感其实差远了,但是他不知为何觉得比上次更难忍受。

  陈亮整个头部都在微微地发抖,脸憋得通红,突然间双手掐住了司晴的脖子喊道:「都是你!都是你!都是你的意思对不对?你是不是想我做不成男人?你是不是怨我在面包车的事,是不是?」

  司晴瞬间被掐得满脸通红,眼睛也瞪得如陈亮一般的大,只是眼珠子里的眼神则是天差地别了。她张大了嘴巴,可是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双手无助地拉着陈亮的手臂。

  郭玄光身在远处,陈司两人的对话无法听见,但是两人的动作还是看得清楚的。他看到陈亮掐着司晴的脖子良久也不放手,心里不禁担心起来。正当郭玄光准备走过去看看怎么回事的时候,一个铁塔般的身影已经迅速靠近陈司二人。
  「嗨,和女生说话应该温柔一点,有什么事慢慢说,别在女孩子面前动手动脚地,多么难看啊!」陈亮的耳边响起了一把温柔的声音,那柔和平静的声调似乎能把他汹涌的心情压了下去,还让他手上的力道顿时消失。

  就算陈亮的双手依然顽固,但是一双如大铁钳子般的手掌已经扣住了陈亮的手腕,让他的双手不得不离开司晴的身体。司晴得到解脱后,马上闪在了说话的这个男的身后道:「这、这个癞蛤蟆,我、我不想做她女朋友……他、他就……」
  虽然郭玄光的身高在梁山市已经不算矮了,但是和分开陈司两人的人比却还差了几乎一个头。郭玄光当然不会忘记这天神般的身体,因为之前在魅力之夜里他们早就见过面了,这来者就是那个所谓的SM教父老虫。看到这里,郭玄光为免被那三人察觉,只好悄然离去。

  陈亮没见过老虫,这时突然相见他的脸上自然也是一种难以置信的表情。老虫倒是很轻松,拍着陈亮的肩膀说:「年轻人,别冲动嘛,有事好好说!俗话说天涯何处无芳草,你不用太偏激的。」

  对着老虫这么个人,陈亮可真是无计可施。动手嘛,人家那铁塔似的身躯可能单手就已经把自己送回家了;回骂几句耍耍嘴皮子嘛,铁塔里的那把温柔声线就像是太极拳一样把所有东西都能化解,根本是无从下口。结果陈亮愣在那看着老虫,表情从惊讶、不忿、委屈、郁闷转了几圈,一只右手提起又放下,始终没个了断。

  老虫停止了动作,只是看着陈亮。不过他身上似乎带着一股强大的气场,早已把陈亮彻底打败了。就这么相持了一会儿,陈亮像是害怕的小丑一般始终不敢越雷池半步,于是老虫道:「好吧,以后请不要再骚扰我的好搭档了知道吗?这次的事就当做误会吧,要不下回可得请警察调解一下咯!」说罢他潇洒地搭着司晴的肩膀往俱乐部里面走去。

  听到老虫说自己是他的搭档,司晴心里不知为何觉得很是兴奋。自从来了魅力之夜后,她觉得是眼界大开。当手里拿着自己打工赚来的最新的三星手机时,那股满足感简直让司晴有飞起来的感觉。

  「我说好搭档,你来了也有段时间了,干得还开心吧?」老虫边走边问,就好像家长关心孩子一样。

  司晴毫不犹豫道:「当然开心了,我玩得不知多高兴呢!」她知道老虫在魅力之夜是位高权重之人,趁着今天这个机会,她赶紧试探一下那早已听说过的事情:「对了,我老是听人家说去外景很好玩的,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有机会试试!」
  老虫顿了一下,笑着道:「好好好,有机会我肯定推荐你去的。不过当下你还是学生,这里不过是临工而已,完成学业是很重要的。不过如果你有兴趣,等你毕业了再详谈不迟。我也听说你潜质很高,表现也很好,如果在这里干下去肯定有机会成为我们的头牌的。」

  司晴带着兴奋道:「快了快了,我这学期就修够学分了,下学期其实就是找工作实习的时间,我不单止周末晚上,其它日子也可以来的!」看到司晴那迫不及待的样子,老虫拍着她肩膀说:「不急不急,只要你肯干,有的是机会!」
  不同于客人的数据,魅力之夜对于员工的数据并没有那么详细。可能是因为人员流动比较大和保密,除了老虫等少数几个人外,其他人的资料都是极为简单。
  郭玄光虽然很想确定司晴是否真的是魅力之夜的一员,不过却是无计可施。
  这天下午当郭玄光又在魅力之夜的浏览着数据库的时候,刘莹意外地发了一条短讯给他。「光,有些急事想找你,能马上到我家来一趟吗?」

  「20分钟后到。」郭玄光很高兴能收到刘莹求助的短讯,也没多想刘莹会有什么样的麻烦,回复了以后就往刘莹家赶。这也不是郭玄光的第一次拜访了,刘莹也没在可视门铃里露面,只是按下了开关而已。郭玄光只是听到:「快上来吧,大门没锁的!」

  郭玄光走出电梯推开了虚掩着的大门后,心里不知为何「扑通扑通」地强烈跳动起来。想起上次修电脑的事,郭玄光心里就甜甜地妄想着:「这次如果又像上次那样就好了!」他在大厅里没看见刘莹,也不敢走到卧室那儿,只好站着傻乎乎地四处张望。

  这时刘莹从卧室过道那闪出半边身子道:「喂,愣在那干嘛,过来啊!」只见她满脸笑意,从露出的半边身子能看到身上披着的是一件长袍睡衣。虽然只是一闪而过,但是刘莹长袍下面腿上的黑色网袜和高跟鞋却让郭玄光感到奇怪和兴奋。郭玄光心里有些窃喜,暗自道:「怎么在家里穿成这个样子了?难道……难道她又要修电脑了……」他没有犹豫,赶紧跟了上去。

  当郭玄光进入了卧室后,刘莹已经扭着纤腰站在房间的中央。没等郭玄光开口,刘莹已经潇洒地一个转身,当着他的面顺势把睡袍脱掉扔在了一旁。正如郭玄光猜想又不敢确认的那样,刘莹身上穿的果然是一套性感的内衣。

  这是一套火红色的套装,无论是胸罩内裤或是丝袜和高跟鞋,都散发出无限的热情和性感,让人看着就已经兴奋不已。整幅画面让郭玄光脑子里把课本中形容美的词汇都过了一遍,依然觉得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去形容。

  刘莹侧着身子用手性感的在大腿上往上一拉道:「怎么样?这打扮好看吗?」
  郭玄光的目光本已不想离开,看着刘莹那性感的动作,不由得痴了,哪还懂回答什么。

  刘莹也没有让郭玄光回答的意思,马上就向前走到郭玄光跟前,与他相对而立。两人之间最短的距离几乎不到一厘米,甚至呼吸声互相都能够听见。不知郭玄光是否想来一个欲拒还迎还是吓了一跳,随后竟然后退了几步。

  刘莹那里会让郭玄光再跑开,跟了上去和郭玄光胸贴胸地站着,抬起头盯着郭玄光的眼睛道:「小郭,你喜欢我吗?」

  如此美人紧贴着自己,郭玄光顿时感到呼吸急促。那柔软的身子不单止压住了自己的身体,更让郭玄光觉得连神经系统都已醉了,完全不知道该怎样应答。
  刘莹这一次也没等郭玄光有什么反应,像是代他回答说:「你肯定是喜欢我的,对不?要不……你为什么对我……那么好呢!」说完刘莹一踮脚,两片樱唇已经吸住了郭玄光的嘴巴。

  虽然郭玄光心里兴奋,身体上似乎还没准备好,连连后退很快就被刘莹逼到了墙上。郭玄光下意识地双手掌心向内按住墙,双腿已经被刘莹用脚顶开。他只觉得刘莹那炽热的舌头像是矫健的火龙一般上下飞舞着,让他没喘息的余地。
  当郭玄光感到自己嘴巴四周都沾有刘莹的唇印时,那火龙已经翻起了他的嘴唇,沿着牙肉扫动起来。在刘莹满身香气和激烈的动作之下,郭玄光的血液也开始翻滚起来。不过还没等郭玄光把情绪调整好,自己的牙关已经被突破了。
  郭玄光顿时感到舌头像被勾住了一般,无论如何也摆脱不了刘莹的纠缠,只能随着而动。紧接着郭玄光的衣服开始被脱落,上衣一下子就被处理掉了。然后他的双手被什么一拉,掌心马上感到一片温柔,原来已经按在了刘莹的胸脯上。
  这种情况下,就算郭玄光再呆板,也知道要动动手指头了。随着两手的揉动,郭玄光在逐渐变粗的呼吸声中还听到了更美妙的声音:「嗯……嗯……大力点嘛……嗯……」

  当郭玄光上身完全裸露时,刘莹的双手随即揪住了他胸前那两个小丁点儿不放。郭玄光顿感全身酥麻,有些慌乱地道:「别、别……啊……别……」

  刘莹可不管郭玄光什么反应,舌头沿着颈部向下一滑,很快就在郭玄光的乳头上舔了起来。郭玄光感到那湿润火烫的舌头瞬间就把自己的防线击溃,人也差点向下滑去,整个人抖了一下才勉强站稳了。

  平常这事都是郭玄光作主动多,今天竟然来了个角色互换。郭玄光连自己的手也不会动了,只是木偶一般站着任由刘莹摆布。

  刘莹其实也不管郭玄光什么动作,只是按着自己的节奏,仿佛眼前的只要是男人的躯体就行了。她接着把郭玄光的下身也脱了个精光,看着那雄赳赳的东西痴迷地笑着,甚至没有看郭玄光的表情。

           Chapter160还要

  刘莹贪婪地望着郭玄光的身躯,呼吸是越来越急促。她伸出温热的舌头从郭玄光的颈部开始往下舔,同时退后了两步慢慢弯下了腰。舌头就像是一条粘稠的虫子一样在郭玄光的身体上留下蠕动后的痕迹,弯弯曲曲地往下延伸。

  郭玄光只感到好像有条湿滑的小虫在身上慢慢爬行,弄得他痒痒的。只见刘莹慢慢地把腰部完成九十度,双腿分开直立着,那火红的线条在郭玄光眼里瞬间膨胀,一下子就让他浴火焚身了。

  随即郭玄光感到下身传来热情无比的温馨感觉。「啊……莹儿……啊…
  …轻点……「郭玄光觉得刘莹像是只饥饿的老虎,竟然不断地用力用牙齿刮那冠状带,弄得他酥麻之中带着些许疼痛,情不自禁地叫了起来。

  刘莹用嘴巴吮吸着郭玄光的阳具,不时抬起头仰视着郭玄光,那一双妩媚的眼睛像是要把郭玄光的灵魂整个从躯体里勾出来一般。郭玄光看着是又爱又怕,既享受着口交的乐趣,又有些被刘莹那咄咄逼人的眼神吓住。

  郭玄光觉得肉棒像是被放在了吸尘器的管口上,而刘莹摇动着头部好像是不断将吸尘器一开一关一般,让他那东西快活得如铁棒一样的硬。「嗯、嗯…
  …慢点儿……「郭玄光虽然嘴上喊停,不过下身的快感可是弄得他有些意乱神迷的样子。

  刘莹也不看郭玄光的眼神,只是盯着那肉棒摆弄着。接着她踮起双腿,跨过那阳具用屁股压着上下摩擦起来。「嘘……」郭玄光长叹了一声,像是解脱又像是呻吟,满脸通红地闭上了眼睛。

  还没等郭玄光细细品味,刘莹的身体已经离开。接着郭玄光感到已经立起的阳具又再被刘莹炽热的舌头缠上。这次刘莹一边低着头吮吸着,一边拉着郭玄光往另一边墙壁上退去。

  等到刘莹的后背靠在了另一堵墙上的时候,她站直了身子抬起左脚放在了旁边椅子的扶手上,双手拉着郭玄光的脖子往下压。

  郭玄光明白刘莹的意思,毫不犹豫地拨开了刘莹的内裤,伸出自己的毒龙钻舔了起来。「嗯——」刘莹像是长长地哼了一声,双手用力地抱着郭玄光的头部往自己的阴部顶去。

  郭玄光没想到刘莹是真的用力,一下子整个脸都贴在了刘莹的下体,连舌头都差点磕了一下。他心里有些不悦,心里学着郭晓城的语调道:「这小妞,急啥?真的是欠干吗?等本大少打赏打赏你吧!」

  于是郭玄光不愿再被刘莹控制,挣脱了刘莹的双手站直了身子,右手撑开刘莹早已抬起的左脚,左手扶着自己的阳具准备向小穴进发。

  刘莹那像是料到了郭玄光的动作一般,早已抢先踮起脚尖抬高了自己的身子,然后整个人像是往前一放那样子,与郭玄光就如定制的螺丝螺帽那样子契合地连在了一起。

  本来两人如此站着,男方应该主动出击。但是此刻郭玄光觉得好像完全不用动的样子,刘莹已经垫着脚尖上下摆动起屁股来。「嗯……好、好……好舒服……嗯……」刘莹搂着郭玄光身子,身体如跳舞般扭动着。

  此时的郭玄光倒是清闲,只是轻扶着刘莹的身子,感受着肉肉相接的快感,还有丝袜摩擦的刺激。随后刘莹的双手拉起了郭玄光的双手放在自己的胸脯上揉动起来。「啊……好……好……啊……」同时刘莹的声音也慢慢加大,肆无忌惮地叫了起来。

  「好,现在到那桌子那里,你来,快点,不许偷懒哦,要加点力知道吗!」
  刘莹也不管郭玄光答不答应,说完推开了郭玄光自个儿走到几步远的一张桌子那。

  接着她分开双腿呈一个人字形,上半身压在桌面上回头对郭玄光道:「快啊,你快点嘛……」

  相信每个男人都不喜欢被女人在床上质疑自己的能力,特别还是在如此美人的诱惑之下。「什么?偷懒?不够力?」郭玄光顿时豪气万丈,往前一扑挺着大炮就往前猛攻。刚才刘莹的挑逗就像是热身一般,此时郭玄光才放开手脚。
  「快……用力……快……不要停……」刘莹也不管郭玄光是否真的用力,摇着头仍是像刚才那样叫着。之前刘莹是纯靠腿部的力量扭动,这时她摆动着腰部来迎合郭玄光的肉棒。

  不知是被刘莹那疯狂的叫声感染,还是因为两人身体的律动互相配合,郭玄光今天也煞是兴奋,双手拉着刘莹的髋骨猛冲猛撞起来。他只觉得刘莹的小穴里不断地涌出温暖的液体,让自己的肉棒毫无顾忌地在里面翻江倒海,犹如在温暖的大海中畅泳一般。

  不过人的体力终究有限,两人站着冲锋了一轮,别说刘莹,连郭玄光也不禁慢了下来。满头大汗的刘莹喘着气道:「不、不行……快点嘛……我、我们坐下来……」

  于是郭玄光坐到了旁边宽大的沙发上,刘莹也随之对着郭玄光坐在了他大腿上。接着刘莹左右摇动着腰部,就像是让郭玄光那东西在自己的洞里画着圆圈。而两人的舌头又缠在了一块,配合着下体让快感继续提升。

  未几,刘莹又转过身来背对着郭玄光扭动起来。「嗯……嗯……快……
  快……「虽然她的动作已经放慢下来,嘴巴仍是叫个不停,不断地向郭玄光催促着。

  郭玄光自觉雄风大振,那舍得让美人不乐。何况此时坐着,更加是不惜力了。他在刘莹的喊声中一直保持冲锋的架势,让那汹涌的快感缠绕在身体各处。
  刘莹很快似乎已经回过气来,站了起来跑到梳妆台前看着镜子里的郭玄光道:「好哥哥,快过来嘛……快点嘛……」

  郭玄光经过一段时间的交合后正在兴头上,显得更精神抖擞。只见他马上微微弯腰站着从刘莹身体后方进攻,双手同时伸到刘莹身前搓揉着一双肉球,看着镜子里半眯着眼睛的刘莹飞快地抽插起来。

  「好……好……好啊……」刘莹摇着头喊着,接着干脆爬上了梳妆台,分开双腿蹲在台边迎合着郭玄光的肉棒。郭玄光顿感淫水飞泻,可以大刀阔斧地进攻起来。

  「啊、啊、嗯……快点儿、快点儿……」刘莹睁开眼睛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虽然整个人都是兴奋不已,但是眼睛里除了欢愉以外仍是带着一丝疑惑和不解。
  随后刘莹转过身来,坐在了梳妆台上和郭玄光交合起来。这时的郭玄光已经完全投入,顺势把刘莹抱了起来站在房子中间抽插起来。美人在怀加上丝袜不断的摩擦,让原本就快乐无限的交合如火上浇油一般。郭玄光像是丝毫感觉不到刘莹身体的重量,双手抱着刘莹随着自己的节奏一抛一抛地。

  刘莹感到身体在空中颠簸,每次下落的时候都可以结实地与郭玄光的肉棒撞在一起,马上力竭声嘶地叫了起来:「啊……好……啊……不要停……」

  如此两人又大战了好几个回合,郭玄光已经感到刘莹的下体是淫水泛滥,自己的大腿也能感觉到流出的爱液。他随即把刘莹抛落到床上,用正常的体位作最后的冲刺。

  「光、光……啊……啊……光……啊……」刘莹在郭玄光的强烈抽插下,疯狂地喊着,双腿情不自禁地紧紧勾住了郭玄光的后背。郭玄光不管三七二十一,带着要把最后一颗子弹打尽的决心快速地摆动着腰部,就算刘莹已经偃旗息鼓了他还仍不放松。

  等到一切都停下的时候,两人的嘴角都挂着甜美的笑意。郭玄光压着刘莹也不离开,任由那肉棒塞在刘莹的小穴里。刘莹也像是舍不得一样,居然还能用力把那东西夹紧。不知是否因为这个缘故,那家伙居然没有退缩,一直在刘莹的小穴里撑着。

  待得刘莹缓过气来,她又再收紧下体的肌肉试了试,那肉棒居然又有了些反应。刘莹不禁凑到郭玄光耳边轻轻道:「光,来嘛……我还要……我们继续来嘛……」

  郭玄光也没料到今天这么好状态,马上爬了起来。不过刘莹马上把郭玄光推到在床上,坐在郭玄光上面享受起来……

  「嗯……好……嗯……」这次刘莹虽然没有喊得那么大声,但是那声音里仍是带着无限的渴望。她自己在郭玄光的胯上扭动着腰部,逐渐干涸的蜜洞很快又回复了生机。

  不过刘莹终究是女生,刚才一番激战之后体力也消耗得差不多了。此时在郭玄光身上舞动了不久,刘莹就已经气喘吁吁地低下了头。这时郭玄光毫不犹豫把刘莹放倒在床上,分开了刘莹的双腿,跪在床上像电动机一般冲击起来。

  前番较量可说是刘莹一直占着主导地位,这次刘莹的身子是任由摆布,让郭玄光又有另一番滋味,很快就又是性致勃勃了。郭玄光挺着肉棒不断地加快着速度,只见两人之间的交合处不断发出「啪啪」的声音。

  刘莹虽然无力还击,但是嘴巴里仍不放松,不断发出销魂的声音:「来……快吗……好哥哥……再快些……我还要……」虽然声音已不大,但是郭玄光的耳朵仍是被那饥渴的声音塞满,饶是他再冷静,也有些失控的感觉。郭玄光随着刘莹的喊声,不自觉地又加快了速度,肉棒飞快地在刘莹体内一进一出,不久就已经涨至了极点。

  「嗯……」郭玄光长舒了一声,这一次他真的感到耗尽了所有力气,把所有子弹都打光了,马上躺在刘莹身边大口大口地呼吸着。

  可是刘莹的嘴巴仍不放松,她居然还眯着眼睛道:「不要停嘛……光…
  …来、来、快来……还要……「同时刘莹的右手不知何时已经替代了郭玄光,按在自己的阴蒂上揉动起来:」啊……啊……好哥哥……啊……「

  这可是郭玄光头一次碰到这样的事,当他以为双方已经到了极限的时候,刘莹居然是仍未满足的样子。虽然不知道刘莹喊得是真是假,但是郭玄光觉得有些尴尬又有些无奈,他此刻算是深刻体会到「我要」和「我还要」的分别了。
  幸亏这时郭玄光的手机响了,犹如为他解围一般。只听见那头郭玄光的妈妈大声说着:「玄光啊,这么晚了你还要回来吃饭吗?你要是忙也发个短讯给我们啊!」

  这回郭玄光更尴尬了,顾着和刘莹快活,竟然把时间忘得一干二净了。
  他看了看时间,竟然已是晚上7点多了。平常郭玄光家都是6点半左右开始晚饭,他一般都是按时回家。这回他为了刘莹忘了这事,连借口也不好意思说了。
  「回、回,我回来的!马上就回,麻烦你留饭给我就好了。」郭玄光一来觉得不好意思,二来有些想摆脱刘莹的意思,不敢再面对她那诱人的温柔乡。
  刘莹撒娇般道:「讨厌,自己舒服完了就跑啦?一点也不顾着人家的!」
  郭玄光那懂怎么回答,满脸通红愣在那不知如何是好。最后还是刘莹帮他解围道:「好了我的乖孩子,回家吃饭吧,要不可要被母亲打屁股了!」

  郭玄光像是得了特赦令似的,欢喜地说道:「太好了,就数莹儿体贴了,我、我、我下次一定陪你玩个够!」

  刘莹就由得郭玄光自行离去,自己躺在床上似乎在想刚才的事。虽然身体是十分疲惫,但是激情过后那种身心欢愉的感觉似乎没在刘莹那出现。她反而觉得像是缺了什么,一骨碌在床上爬了起来,站在镜子前面呆呆地看着自己。

  那套性感的装扮仍在刘莹身上,只是胸罩和内裤被扯开而已。她看着仍在强烈起伏的胸膛,脸上的红潮仍未退去,眼睛里发出的光芒仍是那么亮眼。

  刘莹站在镜子面前来回地看着自己的样子,又不时地望了望衣柜,好像有什么事犹豫不决。终于,踌躇不安的她还是打开了衣柜,拿出了招先生之前送给她的那套神奇衣服。

  这次没有了招先生,刘莹坐在床边先把衣服和高跟鞋穿好了;然后她自个儿戴上头套,甚至口塞,把自己的视线也遮挡起来。

  由于有了第一次的经验,这次刘莹对于衣服的刺激早有准备。饶是如此,不消一会儿刘莹就已感到身体之内的火球又再乱窜。这次没有手铐挡住双手,刘莹干脆一手按着胸部,另一手放在了两腿之间的地方加强刺激。

  「呜……唔……呜……」刘莹自个儿爽了起来,脑海中竟然浮现出之前和招先生玩SM拍摄的画面。她虽然目不能视,但是那些画面仿佛就在眼前一般清晰。
  未几,刘莹仿佛要往前抓住那些画面一般,竟然慢慢往前走去。「唔…
  …唔……「她拼命地发泄着,摇摇晃晃地居然走出了卧室。」哒、哒、哒……「

  高跟鞋敲打地面发出的声音已经无法让刘莹有任何警觉,她满脑子都是自己被捆绑的画面,嘴巴里的声音连绵不绝地发出。

  刘莹几乎是半蹲着身子,夹紧双腿慢慢地向前移动。她的整个身子向墙壁倾斜着,用双手在墙上摸索着前进的道路,低着头左摇右摆地走出了房间。

  「唔……唔……」就在这时只见刘莹身体一阵痉挛,随即整个人就跪了下去。她埋头跪在地上好一会儿,又靠着墙壁慢慢撑了起来。不过这时候的刘莹好像有些晕了头的样子,没有只是沿着一边的墙壁前进。她摇摇晃晃地撑起身子后就向走廊另一边靠过去,然后拖着颤抖的腿走了回来,如此来回地在走廊里迂回向前。
  刘莹就这样呈「之」字型走着,不久她就来到了浴室门口。当刘莹进入浴室的时候,她显然没有察觉到空间的转换,仍是一心想要找墙壁依靠。

  但是浴室的装修和走廊不一样,尤其是地面变成了地砖,让刘莹马上显得有些踉跄。当刘莹正想着靠向墙壁的时候,她才感到身前空无一物。就在她脚步未稳之际,她的腰部又强烈晃动了起来。一双美腿不断地抖着,膝盖一下子打开又瞬间闭合。紧接着只见她双脚放软,脚下一滑人就向一旁摔去。

  「砰」的一声,刘莹很不巧地撞在了旁边的洗手台上,她只觉得天旋地转地一下子就昏了过去。不知过了多久,渐渐苏醒的刘莹迷糊之中感到全身虚脱的样子,下体那还有些不断抽搐的感觉。

  头上的剧痛随即让刘莹一下子清醒了,她赶紧拉掉头套解开了早已耗尽电量的按摩衣。她挣扎着站了起来,镜子里看到太阳穴附近已经有一大片肿了起来。虽然头感到很痛,但是刘莹的眼神却有了变化。刚才那些燎原的火焰已经完全熄灭,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绿油油的气息,就像是春天那样生机勃勃。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菊花好养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